文章数:16917篇    征文数:40209篇    摄影作品:2174

一弦一柱思华

小 说    2016年09月30日   阅读:673次

姓 名 学 校 班 级
裘佳怡 嘉善一中 八(1)班

     是的,赵然和小雉形影不离;是的,赵然和小雉一同长大;是的,赵然和小雉是最好的朋友。

    小雉的父母离婚了,他们天天吵,天天吵!终于还是离了!小雉鼓着腮帮子对赵然抱怨,转过头去望着马路边的砖红色墙,眼眶红红的,‘‘’可是————怎么办——

    没事的,大人的事我们小孩子懂什么?开开心心每一天才是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事,喏,我的肩膀借你靠下,就一分钟哦!

    小雉笑了笑,她知道,赵然最能明白她的心。

    可她还是害怕,害怕,当别人知道她父母离婚时看自己异样的眼神,害怕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小雉暗暗发誓这件事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一定,嗯,除了徐赵然,因为她对赵然有着绝对的信任。

    然后,第二天一早,她装作和往常一样,走进学校,走进熟悉的高二一班。

    可好像从她一走进来,教室就安静了下来,与之前的吵闹迥然不同。小雉抿了下嘴唇告诉自己;嗯!没事的,眼睛应该不肿,突然安静下来,在每个班都很常见啊!不要自己吓自己,再说,他们不可能知道的嘛。

    但教室还是很安静,安静的出奇,安静的能听见窗外的大雨磅礴。当她回顾四周去看他们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立马回避小雉的眼神,然后三三两两的议论起来。

    她什么都听不见了,耳朵里只有嗡嗡嗡的叫声,我不相信!不可能对,她都还没来,不可能的!的一下把书包扔在桌上,冲出了教室,淋了一段雨,来到校门口。她真的不相信,真的,她必须亲口问问她!

    她来了,赵然来了,可她没看见小雉,站在角落里小雉。

    “是吗?真的吗?

    “当然啦,她亲口告诉我的。赵然对一同来的女生说。

    “赵然!小雉叫住她。

    “你怎么不在教室?怎么淋雨了,来,一起撑。赵然皱着眉头说。

  “我原本不相信是你小雉淡淡的用冰冷的像来自地狱的恶魔一样的语气说。

    “怎么了呀!你别走啊!伞!伞!

    小雉走在雨里,她分不清脸上的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了,也好!这样就算哭也看不出来。她回教室拿了书包走了,赵然拉住她,可却被甩开了。到底发生什么了?

    第二天,赵然去找了小雉,第三天,第四天……可小雉总是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淡淡的望着她。赵然:真的不是我你误会了。

    你要知道,那天刮着台风,赵然头上是妖魔一样张牙舞爪的树冠,和摇摇欲坠的广告牌以及电线杆,她就在那里,风雨不动安如山,不增不减。

    青葱荏苒的年华。

    小雉就站在那儿,听见巨大的倒塌声,看着慌忙的人群,看着救护车奔驰而来,看着她闭不上的,死死盯着她的眸子,,看着她嘴里似乎还念着不是我说的,看见那一大滩比红玫瑰还要妖艳的鲜血。

    也是盛夏,赵然把碎碎冰掰了一半给小雉说:喏!以后呢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小雉戳了戳赵然那半根碎碎冰说:喏,干杯,我们结交了哦。嘿嘿!

    那天他们笑得那么灿烂。

    其实那天是小雉的妈妈把这件事告诉老师,让老师好多关照下时,被一个同学听到的,所以才……

    小雉站在墓碑前,看着大理石上赵然那张笑得灿烂的脸,把半根碎碎冰放在墓碑前说:给你的,你最喜欢草莓味了。

    赵然曾经骄傲的自以为事,以为世界消失一秒,世界就能只剩下自己和小雉。

    可她忘记了,小雉不是她的世界,小雉会跟着那个不属于她的世界一起消失,所以剩下的,也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是怎样呢?遗憾吗?心痛吗?无助吗?后悔吗?

    已经没有必要了,至少在那消失的一秒里她们都曾抓紧幸福,那个聪慧的少女永远定格在青春的三生石畔,任凭盛夏花开,她的笑永远那么灿烂。

    “我们永远是朋友小雉说。

  一弦一柱思华年,谁让青春本就是一场盛大的别离。

 

 

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 昵称  
评论要求:
1.评论字数必须20字(含20)以上。
2.无意义或不良评论将被直接删除。
验证码:    注:验证码为计算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