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数:16387篇    征文数:31115篇    摄影作品:1857

如歌岁月 [推荐]

小 说    2011年07月09日   阅读:658次

姓 名 学 校 班 级
沈莉鹏 枫南小学 六(1)班

 

如歌岁月

世界真的充满了温暖,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甚至,命运。                         

——题记

 

                                                

  出生

看见那个女生了吗?第一组第二个。”

“那个女生怎么了?”

“你竟然还不知道啊?我告诉你……”

 窗外的窃窃私语一字不落地传入她的耳中,但她没吱声,不是不厌恶这些闲言碎语,而是早已习惯罢了。

 她姓许,名如歌。多美的名字,就像她俊俏的小脸蛋一样美,可是,上帝在为她打开一扇窗的同时,却为她关闭了一扇通向她人生阳关道的大门。此后,她便注定要走那满是泥泞的羊肠小路。

她的父亲姓许,名硕,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一名战士。母亲名叫思雪,是浙江省最有名气的作家之一,据说是个孤儿。

他们结婚一年后,思雪怀孕了,许硕寸步不离地守护着思雪和孩子。可不巧的是,在孩子即将出世的时候,联合国发出紧急通知,命令许硕带领部队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许硕没有推辞。军人的使命告诉他,不能推辞,就算有千百种理由。

回到家,他紧紧地拉着思雪的手,“你和孩子……等我回来!”说罢,含泪告别了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

走的那天满天飞雪,直叫人从内心深处产生一种莫名的凄凉。

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来…

许硕在这次执行维和任务时,不幸被一颗流弹击中头部……

他回来了,身上盖着鲜艳的五星红旗……

他的妻子——思雪,如歌的母亲,一听到这噩耗,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立即昏厥在地。战友们将她送到了医院。

又一件更加可怕的事降临在了这支离破碎的家庭——思雪难产了。

谁也不能替思雪决定这个孩子的命运,只有思雪自己。医生在思雪稍稍清醒的片刻,小声地问:

“恐怕无法将你和孩子一起保住了,你看……

 思雪,如歌的母亲,用颤抖的声音,艰难地说:

……我要……孩子……

 医生又开始了手术。

  ……

 历时三个小时的艰难手术,手术室里终于响起了响亮的婴儿哭啼声——如歌出生了。可医生终究也没能救回孩子的母亲。在她见到自己的骨肉后,苍白的脸笑得如阳光下的白玫瑰一般,“孩子......就叫......许如歌吧!”

带着笑容,她走了,追随如歌的父亲去了。

战友安葬了他与她。墓地前,孩子正安详地睡着。从远处吹来了一阵清风,像是叹息,又像是安抚。

如歌成了孤儿,在孤儿院渐渐长大。

孤儿院里有许多和如歌年龄相似的孩子,但是,她不愿和任何人成为朋友,畅谈心声。她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到吃饭的时间绝不出来。

 到了如歌该上学的年纪了,如歌在学校里也不快乐,她没有朋友。

时间久了,她对没有朋友的日子习以为常。

          如歌日记

说实话,我没有朋友,我认为他们背后的窃窃私语和指指点点,都只不过是嫉妒我罢了。

我虽然是个孤儿,没有父母的关爱,但我有自己,我要感谢上帝,是他让我学会坚强,学会自强不息。我要加倍努力,加油吧,许如歌!你要对的起你母亲给你取的名字啊!如歌般美好的日子等着你呢!。

    ——许如歌 2011319

 

       成长

下节就是考试,大家纷纷对考试内容猜测起来。只有两个人除外,一个是成绩如她的高傲一样,总是高高在上的如歌,另一个是林秀。林秀的成绩很好,是班里的班长,而且人缘也很好。林秀和如歌是同桌。她们俩都捧着书,在喧哗的教室里成了一道风景线。

试卷发下来了,林秀有些慌神,内容是最难懂的代数。

如歌一如既往地交了头卷,离开教室。同学们陆陆续续也都交了卷。林秀交了尾卷。

几天后,试卷发了下来:

“许如歌,100分!”

“林秀,70 分!”

......

 林秀对自己的成绩不怎么满意,同时竟对许如歌产生了疑惑,想要看看这个“高高在上”的女孩,究竟是怎么做到每次考试都得第一的。于是,她的心里就有了一个念头:跟踪许如歌。

放学了,如歌收拾好书包,就离开了学校。林秀没有立即跟上去,而是远远地跟着许如歌。

如歌来到了一个墓园。林秀正感到奇怪时,如歌却在一块墓碑前停了下来,从书包里取出一张纸。不,这不是纸,林秀发现那竟是今天发的试卷。如歌恭恭敬敬地把试卷放在遗像前。啊,那儿竟然摆着好厚一叠试卷。林秀屏住呼吸,躲在远处的草丛里,静静地张望着如歌。

“爸,妈,你们在天上还好吗?你们别为我担心,我在孤儿院里很好,在学校里很听老师的话,你们看,我又考了100分。”

如歌的眼里涌出了泪,汇成两条细流,她开始抽泣。远处的林秀惊呆了,她与许如歌同桌多年,却一直不了解她的内心世界,想不到这么刚强的人竟然也会有流泪的时候。

这时,如歌站了起来,擦去泪水,轻轻地说:

“爸,妈,我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们!”

如歌转过头,泪水禁不住又涌了出来,她拿起书包,奔跑起来,林秀,也从草丛里钻了出来,顾不得头上的落叶,紧跟着如歌。

如歌回到孤儿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做作业。

林秀呆呆地站在孤儿院的大门前,许久,她鼓足勇气,跨进了孤儿院的大门,

“你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妇人问道。

“我?哦,我是许如歌的同学,请问,她在这儿吗?”

“就是那个性格孤僻的女孩吗?在301室,一个人住一间,你去吧!”

“谢谢!”

林秀径直走向301室。

“咚咚咚......

“进来吧。”

林秀轻轻地进了如歌的房间。

“把门关上吧!”

林秀又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

如歌站了起来,对林秀说:

“请坐!”

林秀坐在椅子上,如歌坐在对面。

林秀大着胆子说:“我已经了解了你的身世。”她在等着如歌生气。

“我知道,从我刚出校门,我就知道你在后面跟踪我了。”如歌笑了笑。

“啊?”林秀一脸惊讶,“那为什么你装作什么都没发现?”

“因为,我想让你知道我的秘密。”

“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不,我已经适应了没有朋友的生活了,但是我不介意把我的故事告诉你。你想知道吗?”

“当然了!”虽然被如歌拒绝做朋友,但是至少可以听听如歌的故事,林秀还是显得有些兴奋。

“我的父亲是为了世界和平而牺牲的,我的母亲是为了生我而失去生命的,于是,我就来到了这儿。”

“啊!你好......”林秀本来想说“可怜”的,但她认为这个词不适合许如歌这样的人,于是,她改了口:“你很坚强。”

“坚强?习以为常吧!你有秘密吗?”

“秘密?我想我应该没有什么秘密吧!”

林秀沉默了一会儿,说: “要说秘密,我觉得我爸爸是市长,这应该是我最大的秘密了。全班同学没有人知道。”

“哦,你的意思是,你是市长的——千金?”如歌故意将“千金”两字说重了。

“请不要这样说。好了,我的秘密也对你说了,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试试看吧!和市长千金做朋友应该是件有趣的事情,呵呵。”。于是,两人都笑了起来,如歌笑起来其实挺可爱的!

 ......

第二天,林秀来到学校,进了教室,发现如歌正坐在椅子上,预习新课,就小心翼翼地坐在她旁边,如歌一转身,正好看见林秀,她笑着说:“早上好,林秀!”

“好啊!”林秀也笑着回答。

这时,几个隔壁班的男生,进了教室,冲着如歌大声地说:

“啊,学习再好有什么用啊?连个家都没有。”

如歌不吱声,继续温习功课。林秀按耐不住了,对那几个男生吼道:

“谁说如歌没有家,我林秀的家就是如歌的家,我林秀的父母就是如歌的父母。”

男生们看看这阵势,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好悻悻地溜走了。

如歌别有深意地望着林秀,林秀开玩笑说:

“啊,可别这样,我担心你说我愿为你做牛做马,那我可承受不起啊!”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只要你愿意。”

 如歌笑了,笑得很灿烂。

 

        林秀日记

许如歌告诉了我她的故事。了解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关心她,帮助她。

——林秀 2011323

 

        如歌日记

这几天,总是无缘无故地恶心、呕吐。检查结果,如晴天霹雳,我得的竟然是胃癌。上帝啊,为什么要这么捉弄我?     ——2011325

 

     心痛

 许如歌得了癌症,但她没有告诉林秀。可是,敏感的女孩还是察觉到了许如歌的微小变化。如歌脸色苍白,神情很恍惚。

“院长,我朋友怎么了?”林秀悄悄地来到孤儿院问。

“她……得了胃癌。”院长转过身,抹了抹眼角。

......

  林秀日记

如歌得了胃癌,这可是绝症啊!医生说,如果再不进行化疗延长她的生命的话,她的日子就不多了,可能只有两个月。我必须救她,我要想办法让她进行化疗,我必须救她。

 ——林秀2011326

 

八 收养

林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妈妈正在做饭,爸爸还没回来,她先跟妈妈谈,

“妈!你说一个孩子如果得了癌症怎么办?”

“你在说谁啊?”妈妈有些懊恼,这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唉,就是我以前跟你说起的那位烈士的孩子——许如歌啊!”

“那个孩子可好了,上次到我们就家来,还帮我干活呢!好人命薄啊!”

“妈,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你说,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呢?比如说,资助她进行化疗,说不定可以出现奇迹,让她重获健康呢!”

妈妈沉默了良久,说:“

“还是等你爸回来商量一下吧!”

不多会儿,爸爸回来了。

“爸爸,许如歌得绝症了……”

爸爸说:“你也知道了啊!市政府已经决定资助她进行化疗,市人民医院已经做好了准备。”

“真的吗?太好了!”

林秀的心里平静了些,决定明天去看望如歌,把好消息告诉她。

......

几次化疗下来,如歌的癌细胞已经基本被控制。这也就意味着如歌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了。

住院这段时间,林秀几乎每天都倚在病床前陪着如歌,给她唱歌,讲笑话……

院长来到如歌面前,说:

“好孩子,恭喜你啊!你终于战胜了病魔。”

如歌笑了。最近如歌越来越多笑了,“是你们给了我勇气。”说着又朝林秀笑了笑。

“不过,还有一个更好消息,你要不要听!”院长似乎故意想卖卖关子。

“什么好消息?”如歌好奇地问。

“有一户人家决定收养你,这意味着,你有亲人了。”

“谁啊?谁这么没眼光,要我。”如歌嘟囔着说。

“你看,他们来了!”

如歌抬起眼来,顺着院长的手指望去:啊,那是——林秀的爸爸妈妈。

如歌转向林秀,两个好朋友,不,一对好姐妹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 昵称  
评论要求:
1.评论字数必须20字(含20)以上。
2.无意义或不良评论将被直接删除。
验证码:    注:验证码为计算结果
   
pijdobwlw
<div style="display:none">fiogf49gjkf0d</div>8VYgQf , [url=http://pvtmytixrfwv.com/]pvtmytixrfwv[/url], [link=http://dllkevgjygyp.com/]dllkevgjygyp[/link], http://coofbcqxeuhj.com/
2012/3/12 18:22:00

Mohamed
We've arrievd at the end of the line and I have what I need!
2012/3/12 0:30:00

共有评论2条 每页5条 页数:1/1   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