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数:16385篇    征文数:31115篇    摄影作品:1857

在迷失中寻找出口----读《挪威的森林》有感

2011暑期读好书写感想   2011年09月26日

姓 名 学 校 班 级
陆晓悦 高级中学 高二(15)班

在迷失中寻找出口
---------读《挪威的森林》有感
嘉善高级中学高二(15)班 陆晓悦
读完《挪威的森林》,我失眠到凌晨三点。
从头至尾,我躺在床上读,我坐在桌前读,我倚在窗边读,我靠在门旁读。不可名状的迷失感侵蚀着我,就好像迷失在一片不可测的迷雾森林里,兜兜转转找不到出口。是的,我在村上春树的文字中看到了一个孤独的自己。只是庆幸的,还有个渡边在陪我一同孤单。
总有朋友向我询问《挪威的森林》的故事大概,我总是不愿回答。更确切地说,是不知如何回答。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设计,没有气势恢宏的如椽巨笔。只是那细腻而真实的文字爬满全身,浸染着孤独与无奈,并渐渐渗入心房,无法言喻,扣击灵魂。只有读过才明白,这是一部关于迷失的作品。
故事发生在七十年代。那时的日本并无如今的有序:宿舍楼脏乱不堪,世间人情冷漠,甚至在“肢解大学”的口号下,大学面临停课关门。混乱的年代,空气也沾染着尘土味。渡边不是随波逐流的人,却也非敢于反抗、寻根问底之人。或许在他眼里,世界有太多事有欠公道,他也会义愤填膺。只是就他而言,他恍如站在星云俯瞰人间,渺小的自己无法改变世界。与其姑妄想之,不如逆来顺受。只是内心的不甘仍在矛盾地冲击,于是他迷失于社会,并且选择了独处,选择了逃避:一个人做事,一个人思考……这么想来,年轻的我又何尝不是如此?贫穷与富贵,机遇与磨难,天赋与美貌,黑暗与光明,世界其实并不公平。有时,它让努力化为泡影,它让侥幸绽放鲜花。满腔热血的我怨它不公,想与之抗衡。而世界却纹丝不变,我无能为力。
或许每个迷失的人内心都住着一个陶渊明,渴望一个安宁而和平的世外桃源:“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人人平等,安居乐业。那渴切的期望坠入易碎的美梦-------我不如渡边幸运。渡边是爱直子的。而直子却曾是渡边最好的朋友木月生前的恋人。木月的死让直子崩溃,随后隐入深山,住进了名叫“阿美寮“的精神疗养院。就如世外桃源一般安宁,医生病人一同种菜、做饭、唱歌、疗养、互相学习、一同生活,如家人般平等、和谐。阿美寮是直子的所在之处,是渡边的心之所向处,更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钥匙和一段对现实世界的假性失忆。心之所向处固然美妙,只是直子的室友玲子的话令人沉思:“在这儿呆久了,还怎么出去?”
人终究是属于社会,也终究要回归社会。沉湎于美好就如青蛙在温水中逐渐麻木一般,会不知不觉与社会、世界脱节。我想,渡边在提出想要接直子出去的时候就已明白:现实世界固然残酷,却是他真正属于的地方,因为在那儿,一个人才能真切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呵!原来我也同渡边那般幸运。渡边有阿美寮,而我有渡边,让我感激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有人说世界是必定要由人来构成的。我借渡边之眼观百人百态:温柔而令人怜惜的直子,理性而令人尊敬的玲子,独特而令人咂舌的绿子……友人说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相遇,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对方,一个人便有了两个人的经历。我想这或许就是村上先生花了如此多笔墨讲述不同人的不同故事的原因。我和渡边一同听了那么多故事,却也迷失于其中:敢死队一心想成为地图绘画者,笨手笨脚的他呆呆地做了许多引人嘲笑的事,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永泽君遵守着他认为的“行为规范”,履行着他所谓的“绅士不是做想做的,而是做应做的事”为未来打拼着。把爱情当做社会人士的装备,他追求着不愿追求的追求,失去了快乐,却成为了绅士。
大学校园中得渡边与高中校园里的我,迷失在理想与追求中。想做的和应做的,矛盾地冲击着心脏。跟随心还是跟随社会?现在的奋斗又究竟是为了什么?未来的世界充满迷雾,需要光亮来指路。敢死队不顾嘲笑仍在努力,永泽虽不快乐却仍愿追求。要问他们是否后悔,答案定是否定的。原来,他们所做的便是光亮。无论是想做的还是应做的,选择了,便是要做的。走出迷雾需要定位,追求未来需要目标。渡边学到的,便是我学到的。
如果说选择能讲迷失于未来的人拉出,苏格拉底便说是N次的选择组成了人生。木月无征兆的自杀,直子多年后的痛苦殉情,永泽的追求,绿子的独特。我曾不懂他们为何这么做,也曾怪他们没有选择更理性完美的方式。我问自己若自己是他们会作何选择,也因此陷入迷惑与两难,正如渡边在为责任守护直子与为爱选择绿子之间无法抉择那般困惑。依然是玲子的一语 “你选择了绿子,就如直子选择了死”,将因为爱上绿子而对直子充满负罪感的渡边解救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选择,孰对孰错,谁能说清?人生之所以不同,正是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选择。我多能做的,便是尊重他人的选择,尊重他人的人生。然后慎重选择我的人生。
合上书的那刻已是夜里十一点,我久久地坐在黑暗里直到凌晨三点。我播放了甲壳虫乐队的《挪威的森林》----那首一次次让渡边无法自已的歌曲。印度的西塔尔琴弹拨着我最深处的孤独,揉碎了歌者震颤人心的低吟。眼前浮现的是大片大片的雪地,很白很白的雪在呼啸的风中摇曳,我就站在那,望向前方,久久地。忽然发现,很远很远的前方,渡边也在那儿,很久很久地站着。
黑夜沉沉如雾气缭绕的森林,迷茫地找不到出口。我随渡边迷失而不安,又同渡边寻到闪着亮光的出口。渡边将听筒放在耳边,在不知是何地的地方呼唤绿子;我把书拥在心口,在无眠的夜里企盼天明……

 


 

票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