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数:16387篇    征文数:31115篇    摄影作品:1857
2010年09月10日  分类:征 文  评论(0)    查看原文
fiogf49gjkf0d  海宝的笑,或许是世间最美、最纯真的微笑。                                                                    ——题记 “世博”,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关于它的消息了,但我并没有去过那儿。可我见过它,那个象征着上海世博会的“小精灵”——海宝。 海宝真的好可爱,不是吗?每次看到它,它都是那么天真、快乐、自由,像孩童一般。海宝身上的蓝色,如同蓝天一般纯洁。真的,海宝简直就是蓝天的化身,包容下了一切的和平、美好、欢乐。它像安琪儿,将快乐分享给了每一个孩子,让每一个孩子都能笑得像一样甜蜜纯真。 不知不觉地,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蓝色的“小天使”了,也越来越像它了——像它一样爱笑,像它一样热爱和平,像它一样将自己的欢乐分享于每一个人。 真的好希望,好希望每一个人,每一个热爱和平,喜欢海宝的人都能像海宝一样快乐、纯真,知道永远永远……            姓名:陆雨晴           学校:洪溪小学
2010年09月05日  分类:征 文  评论(1)    查看原文
        阳光穿透,金粉洒在圆桌,暖暖的,泡沫一样的感觉。       初夏的风,优雅地在窗棂边旋舞。       我打开了书柜,又一次闻到了那熟悉的书香。书,对于我来说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和一种肉眼无法看到的美。书,不仅是我精神的粮食,更是我灵魂的一部分。 我随手拿了一本书,沐浴着阳光,慵懒地坐在阳台上,享受着这惬意的时光。 某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那个爱书如命的女子——钱绣芸,正惆怅地孑然伫立在天一阁前,忧郁的眼神中透露着无限的渴望。 钱绣芸,一个大家闺秀,只因为酷爱诗书,想一睹天一阁中的藏书而嫁入范家,但却因为是个女子,连天一阁清冷的大门都摸不得。 天一阁,那里有着钱绣芸梦寐以求的梦想与幸福,但它却将她无情地拒之千里之外。钱绣芸至死也没有踏入天一阁一步,但是她却希望自己能葬在天一阁的近旁。余秋雨先生曾经在《风雨天一阁》里这样说过:“ 现代社会学家也许会责问钱姑娘你究竟是嫁给书还是嫁给人,但在我看来,她在婚姻很不自由的时代既不看重钱也不看重势,只想借着婚配来多看一点书,总还是非常令人感动的。” 我的梦想也是能够饱览群书,但梦想却并非遥不可及。我庆幸自己虽也身为女孩,但却能够尽情的阅读,用知识充实自己的梦想,一步一步地实现梦想,享受着为完成梦想而奋斗的过程。我相信,幸福因追逐梦想而充实。 清风翻动着手中的书页,“唰唰唰……”,我回过神来,似乎想到了什么。 转身。 我把书柜中的书一本一本地放到阳台,展开。阳光铺在书页上。我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这些曾给我带来无数快乐的铅字,一种莫名的幸福感涌上心头。琥珀色的蜜糖融在心尖,渗入每一寸肌肤。 望着眼前的书,我幸福的笑了——那些,都是我梦想中的一部分,我灵魂的一部分,我生命的一部分。 阳光穿透,金粉洒在圆桌,暖暖的,泡沫一样的感觉。       初夏的风,优雅地在窗棂边旋舞。  
2010年09月05日  分类:随 笔  评论(1)    查看原文
  不管怎样,我都学着不去在意      什么时候开始,我学着不去在意太多的事。我害怕过,真的很害怕,在那些个的黑夜中,甚至不知是怎样度过的,只是依稀记得含着泪睡着了。每个夜晚都是一样,好孤单,孤单得寂寞。多少个时候,我忍住眼泪不让它流下来,可是始终还是顺着脸颊而下了。而当这时,我是多么害怕别人发现,害怕习惯了假装的坚强,一瞬间被人拆穿。我承认我是懦弱,所以我才会害怕。如果有一天我不会害怕了,或许我真的就是变了吧。 我不必为谁而活       我自己一直习惯了别人的存在,所以我学会了依赖。明明知道不可以,可我偏偏对它上了瘾,我正在很努力的戒掉依赖。是啊,已经很努力了。我是为自己而活的,何必去在意了,可是总会自己想着让自己笑着,笑自己太笨,才会这样。我曾几何时,才拥有过的美好,如今却找一烟消云散,有人会笑,那就笑吧,我正学着无所谓。有一天,我会不必为谁而活,只为自己活着。   我极力忍住一切悲伤,只为让自己坚强      我一直说自己坚强了,可是内心的脆弱早以暴露了自己的想法。我在一天一天地麻痹着,一天一天地让自己变得更憔悴。经过了岁月的洗礼,确实真的多了些伤痕,而快乐似乎仍然依旧,或者少了些吧。我们都在一天天的长大,内心的伤,好象也在一天天的增大。难道,长大注定就要颓丧。时间过得好快,我习惯了伪装,学会了以微笑来掩饰悲伤。不知道多年后的某一天,擦身而过,我的那些知己还知道我是谁吗?   过往,我们都该遗忘     没了今天,没了过往,究竟还剩些什么。我们从昨天到今天,至少都像傻瓜一样的走过了。习惯了吵吵闹闹的生活,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我真的会害怕,才明白我始终都没变,还是那个爱哭鬼。我明白我还是那习惯依赖的自己,但总在逞强。在过去的每一天,总是嘴负责着逞强,而泪却又总负责着投降。 尾声    不管怎样,面对面,总比背对背好。  
2010年07月18日  分类:随 笔  评论(0)    查看原文
同张脸同时间换个地点, 或是同地点同时间速食陌生的脸。 在渴望的梦中寻欢几遍, 已经将现在都变成未来的旧照片。 爱追求到最后只剩零碎, 我们也只能选择跟幸福擦肩。 交替的身边的不同气味, 沉淀出所有残缺的不可或缺。 夏日已老我已熟悉黑夜。 像盲目的鱼群渴望海水, 爱情是叹息燃烧起的一阵暴风烟。 就像没有路的森林绕了几回, 热情是刺激欲望必然的反射行为。 爱追求到最后只剩零碎, 我们也只能选择跟幸福擦肩。 交替的身边的不同气味, 沉淀出所有残缺的不可或缺。 寂寞已老,我已属于黑夜。 像拉链般走过街,拉开回忆的情节, 当然死去的范围,包括你的某一面, 虽然,先不论多傻,你也曾幻想, 在无花果树里寻花。 放弃未来的渴盼,告别昨日的狂野。 明天在什麽世界,身边还会有个谁。 失去感情的能力,无论要求或给予。 曾有的爱还在不在。 多少次宁愿都重新开始。 过去一直去,未来一直来。 只有现在...... 同地点同时间同样的脸, 同样的一个我一颗心忽然已明白。 梦中的浮士德迷路几遍, 说不定就捡到遗失很久的那一块。 像盲目的季节来来回回, 不管黑夜怎麽,白昼总会到来。 就像没有路的森林冲破了天, 终于了解生命必须有裂缝, 阳光才照得进来。 还未到来…… 将要未来…… 就快未来……    
2010年07月18日  分类:随 笔  评论(3)    查看原文
    你不会了解,我有多害怕黑夜。 一盏一盏灯渐渐熄灭,什么都看不见。 这一个冬天,很冷却没有飘雪。 为什么就连心碎也都不会彻底一些。 在你的发香散去之前,要学着勇敢一点。 擦掉眼泪,回到你最爱那个笑脸。 在你说抱歉转身之前,要学着诚实一点。 想回到那个起点,说,不要走太远。 缺角的照片,烧不出你的留恋。 我想是烟熏着眼,才会骗自己真一点。 在你的发香散去之前,要学着勇敢一点。 擦掉眼泪,回到你最爱那个笑脸。 在你说抱歉转身之前,要学着诚实一点。 想回到那个起点,说,不要走太远。 在你的发香散去之前,要学着勇敢一点。 再看一遍,你说你最爱这个笑脸。 在你的背影消失之前,要学着诚实一点。 回不到那个起点,说,不要走太远。